乡贤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乡贤信息门户网 > 健康养生 > 70年的变迁,看上海老弄堂里的“大历史”

70年的变迁,看上海老弄堂里的“大历史”

时间:2019-11-03 09:39:27 人气:2970

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的记忆

这座城市的历史是记忆的光影。

北京有许多胡同,它们承载着这座城市的记忆。

上海的小巷

这座城市植根于记忆的血液吗

这是一个被老上海人称为“家”的地方。

1936年,南京路鸟瞰整个城市,这条小巷构成了城市的基础。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上海在李龙的住宅建筑已经蔓延到城市的大部分地区,从北部的虹口公园和曹家渡开始。西经万航都路和华山路;沿着赵家浜路和庐江路向南;黄浦江东经。城市的边界被重新定义,车道构成了上海最重要的地理特征。通过回顾胡同的变迁,我们可以看到上海城市发展的缩影。

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

解放后和平的缩影。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小巷的舒适和兴奋日复一日地延续着。

每天一大早,上海人都说“啊!拿出来!倒马桶!”在喊声中,他拿着煤炉来到后门。在刷厕所的“哇,哇”声中,他擦了擦炉火,把旧报纸放入炉膛,然后加了些柴火。接着,熊熊大火中冒出一股烟。点燃炉子的人揉了揉被泪水呛住的眼睛,拿起香蕉风扇来生火。

上海最常见、最热闹的街头小贩是卖小吃和小吃的人。这些琐碎的日常烟火场景从早到晚持续不断。可以说,各种小吃和小吃的摊位源源不断地涌入大上海的数百条小巷,各种叫卖声在小巷的各个角落回荡,创造出上海小巷生活的美妙交响曲。这条小巷隐藏着上海解放前后多变的形势,以及最真实的街头生活。

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

渐行渐远的小巷的记忆

在安静的小巷中慢慢行走,品味那些体现深刻历史感的建筑,一种强烈的怀旧感就会产生。然而,上海城市化的发展与胡同的存在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1947年,上海大约有3840条小巷。在过去的50年里,小巷的数量减少了大约30%,达到2560条。

随着旧街道、房屋和小巷在城市重建中的消失,带窗户看邻居食物的亭台楼阁,有叫卖声的石库门小巷,以及上面有凹凸不平皮鞋的优雅清脆的子弹路已经并将成为一种怀旧文化,它被储存在人们的记忆中,并存放在城市发展的旧照片库中。

李农与当前的城市经济运行密切相关。对一些农民工来说,这甚至是“保障性住房”。对于像上海这样的移民城市,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以几何速度从海地地图上方消失的车道区块的价值,是否只存在于“过去”和“乡愁”中?

21世纪上海新文化地标的诞生

新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保护声音出现了。从拆除旧建筑和新建建筑,到注重保护城市历史风貌,上海慢慢探索了一些综合保护和发展的方式,如新天地的商业发展模式、田子坊的城市更新模式、巴戈利原有的生态保护模式。

以田子坊为例,有热爱摄影和艺术的年轻人,还有摇摆的酒吧。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这里留下了印记。他们既活泼又吵闹。它们与大多数古老而安静的小巷完全不同,市场少了一部分,艺术多了一部分。你总能在某个角落遇到你喜欢的小店。

今天的田子坊向人们展示了上海更加友好、温暖和喧闹的一面。只要你走在今天上海最有趣的小巷里,就不难体会田子坊的独特个性。

传统胡同建筑文化作为上海城市文化的名片,如何在现代化和城市化中赢得发展?虽然前面有珍珠和玉石,但相关专家学者仍然认为这些模型需要改进。

小巷里的传奇

阁楼是巷子里最糟糕的住处,上面有阳台,下面有炉灶。夏天像蒸笼,冬天又冷。民国时期,大量优秀作家因各种原因留在亭子里,不断写作,创作了大量优秀作品。鲁迅、蔡元培、郭沫若、茅盾、巴金、丁玲、丰子恺等人都在这里创作了令人惊叹的作品。

当鲁迅在上海的小巷里用笔挥剑时,徐志摩在上海的小巷里背诵了爱情的变化。梅兰芳回到上海的小巷,好好保养他的胡子。周宣在上海的小巷里唱歌,阮於陵在上海的小巷里像鲜花一样脆弱地结束了他的生命...在上海的每一条小巷和每一个门道下,都有一个传说。

“从最高点看上海,上海的胡同是一个壮观的景象。在这座城市里也是一样。”在《长恨歌》的开头,王安忆这样写道。傅守礼、爱丽丝公寓和李平安并不真正存在,但如果你参观他们的原型建筑、太原路等地,你仍然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上海的胡同生活。王启尧是典型的上海胡同的女儿,每个上海胡同都有一个传奇人物王力可·祁瑶。这些传说不仅存在于文学和艺术中,也存在于上海人民的记忆中。

戏剧《长恨歌》中的女性

对于上海来说,戏剧作品在不同时期都受到重视。最近,一部关于上海胡同故事的原创作品值得关注。作家洪景辉调动了她几乎所有的生活记忆,创作了一部原创戏剧——《金家花园》,从两位弄堂女性的角度真实再现了上海近几十年的历史变迁。

范友林,在戏剧《金色家庭花园》中扮演金万英

作为上海人,洪京辉说,她把上海女性的所有故事和特点都融入了自己的记忆中。“像金万英和卢水娟这样的人物伴随着我童年的记忆。他们是美丽而安静的阿姨,我年轻的时候在巷子里轻声笑着。我被上海女性特有的温柔、细腻、坚强和大气的特点深深打动了。”

原创戏剧《金色花园》的故事始于1958年。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时代。曾经是“东方巴黎”的上海,扫除了过去的奢华,踏上了通向新生活的优雅步伐。

金的母亲和女儿由黄丽娅(左)和范林友(右)扮演

剧中的金家是上海“大家庭”的代表。四层高的小型洋房、玫瑰园、精致的茶和咖啡、女士时装...在金太太看来,门和仆人之间的匹配仍然是社会的铁律。然而,在金万英小姐和仆人卢水娟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超越我们身份的世界的温暖。

经过十年的破坏,改革开放时代的变化,家庭生活的变化,如家庭的破裂和婚姻的破裂,两姐妹仍然在一起。无论周围的环境如何,她们始终保持着上海女性的优雅、自信、乐观、豁达和坚韧,从而影响和激励她们的孩子在新的改革时代努力奋斗。

卢水娟、沈约(左)和范林友(右)饰演金万英

整部戏分为四幕,历时52年。它可以被称为近年来跨度最大的戏剧。

虽然《金甲花苑》是一部上海女性题材的作品,但剧中的两位男明星特别“抢眼”,因为被誉为“海派王子”的孙徐春和“搞笑小男孩”钱乙这次将“切换”到戏剧舞台。在谈到这次的“跨界”时,第一次出现在该剧中的孙徐春表示,事实上他已经“垂涎”该剧的舞台很久了,但他还没有遇到任何合适的剧本或人物。这一次,他以身为“上海男人”来赞美“上海女人”而自豪。

范·林友(左)和孙徐春(右)

钱乙总是给人们展示滑稽的面孔,他对上海女性有着相当强烈的诠释。“我认为上海女人的美丽不同于其他地方。他们有从祖母、母亲到女儿的家庭教育。他们应该用平静的声音说话,举止得体,并小心地照顾好自己的生活。这是一种天然的上海风味。”

钱乙扮演明路

无论时代如何变化,上海始终保持着让人赞叹的契约精神,以及人们渴望的优雅和精致。这些胡同女性的形象构成了上海文化中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过去,金小姐经历了52年的动荡。在这52年里,尽管她纤细的双手布满老茧,她仍然没有忘记优雅和浪漫。

这部原本由东方艺术中心创作的戏剧《金家花园》将于本月20日、21日和22日举行三场音乐会,在上海一部主题丰富多彩的戏剧舞台上重现最真实的“上海风情”。

-这篇文章结束了-

版权声明:请在重印前联系后台部门。